台湾统一联盟党主席纪欣忆陈明忠:无私无我 一生“无悔”

来源:本站 浏览

小编:  11月21日清晨,获知陈明忠前辈在上海病逝的消息,虽不感到意外,但眼泪仍止不住

  11月21日清晨,获知陈明忠前辈在上海病逝的消息,虽不感到意外,但眼泪仍止不住。

  10月13日,我赶往上海看陈老时,他的病情已相当严重。尽管他还能认人,也会经常唱起《安息歌》、《青春战斗曲》,但我知道他的离去只是迟早的问题。

  陈明忠不怕死。今年7月18日,他被发现有癌症住进上海华山医院,我去看他时,他告诉我:死亡是自然规律,没什么好怕的,而且我的一生没有太多遗憾,虽没看到统一,但统一已不是问题。而我却不敢想象没有陈老的世界。

  我之所以同意在2009年接任中国统一联盟主席,完全是因陈老的一句线年冬天在一位年轻朋友的婚礼上,他把我拉到一旁说:“你准备明年4月接统盟主席吧,你是大家均能接受的人选”,我立刻急呼呼地数了好多不合适担任主席的理由,例如:统盟同志不见得能接受女性主席;我的个性太直率、脾气太急躁;我是外省第二代;2003年才进入统盟,资历较浅等等。他打断我的话说,“不用讲了,未来有任何困难来找我,我一定帮妳解决。但妳要答应我一件事,把《统讯》办好,每个月按时出刊。”

  在之后的四年中,陈老兑现了他的承诺。在我每次遇到困难时,他都用高度的智慧、超凡的勇气,甚至独排众议地帮我化解各种困难,让我在主席任内多少做了一点事。我也兑现了我的承诺,每月准时出版统盟的机关刊物《统讯》,并全面改成彩色版。他觉得在这点上我没让他失望,或许正因如此,2013年我卸任主席后出版《观察》杂志时,他并不意外,只表示“上市杂志水平要更高”。

  陈老为理想坐过21年的黑牢,出狱后辛苦组织过无数个重要团体,但统盟永远是他挂念在心的。今年3月31日,我去上海金山区养老院看他时,他迫不及待地想了解,依据台湾2017年通过的《政党法》,统盟必须转换为政党的事,在听完我的说明后,他说:“无论如何不要让统盟被解散,毕竟它历史悠久,又是一面鲜明的旗帜。”4月14日上午,我打电话告诉他,统一联盟党已于前一天正式成立,想邀请他担任顾问,他高兴地答应了。

  陈老个性直率。他总是实话实说,从来不说一句敷衍人的话。他发明了“立即统派”这个名词,并多次在会议上听到有人高谈阔论时,质问他“你是统派吗?我为什么从没在抗议活动中看过你?”他认为,只有始终如一,并以行动实践统一信念的人才配称为统派,他瞧不起变来变去,为了某种目的或利益的“立即统派”。

  陈老永远都在学习,一天要读四份报纸及大量刊物,并且不耻下问。每次去他台北和平东路的家,他不仅要我分析两岸关系的最新发展,还要我告诉他两岸学者对形势的最新解读。

  陈老是一个无私无我的人,却很在意历史会怎样书写他那一代人为统一所做的努力。他多次告诉我,由于历史因素,他往往无法做更好的选择,只能在有限的条件下尽力而为。我安慰他,他已用生命写下光荣历史,必将名留青史,只怕后继无人,愧对使命。

  陈老的离去,对我而言,是一个纯真世代的结束。如何效法他于万一,恐怕会一直困扰着我不长的余生。

当前网址:http://www.020zx.wang/junshi/2019-12-03/173575.html

免责声明: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与广州资讯网无关。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

你可能喜欢的: